<listing id="zjbrv"><big id="zjbrv"><p id="zjbrv"></p></big></listing>

    <address id="zjbrv"><meter id="zjbrv"></meter></address>
    <nobr id="zjbrv"><listing id="zjbrv"><menuitem id="zjbrv"></menuitem></listing></nobr>
      <sub id="zjbrv"><th id="zjbrv"></th></sub>

      <form id="zjbrv"></form>
      <p id="zjbrv"></p>

        <pre id="zjbrv"></pre><b id="zjbrv"></b>

          <output id="zjbrv"><ins id="zjbrv"></ins></output>

                  <var id="zjbrv"><b id="zjbrv"></b></var>
                   
                      當前位置:首頁 > 養老百科
                  我們的服務
                   
                    受托管理服務
                   
                    賬戶管理服務
                   
                    投資管理服務
                   
                    產品介紹
                   
                   
                   
                  養老百科
                  數字健康產業有望成為拉動內需的新動力
                  發布日期:2021-01-14

                  世界衛生組織《數字健康全球戰略(2020—2024)》(草案)提出了在全球范圍內推動數字健康的愿景、戰略目標和行動框架。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以互聯網醫療為代表的數字健康開辟了全球抗擊疫情的“第二戰場”。受其影響,人們的就醫需求和習慣正在發生改變,傳統醫療機構服務管理模式的數字化變革加速,政府對醫療健康領域的數字化治理能力極大提升。未來,全球或地區范圍內的數字健康合作將在艱難曲折中進一步加強,數字健康產業將迎來井噴式發展。

                  人工智能、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智能化可穿戴設備、腦機接口等推動數字健康迭代升級

                  隨著網絡信息技術的日益發展,數字技術賦能的醫療健康與傳統線下醫療之間的層層障礙將被破除,邊界將日益模糊,數字化的醫療健康產業和醫療健康產業的數字化互為表里,融合滲透、一體化發展趨勢明顯,且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即傳統線下醫療必將演進為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數字健康,而數字健康是基于傳統線下醫療的現代升華。 一是數字健康將成為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最大應用場景。當前,人工智能高速發展(從弱人工智能向強人工智能迭代創新轉變),其技術手段、應用方案與醫療健康產業內各垂直細分領域廣泛、深入、高效融合。一方面,人工智能賦能醫療健康,促進傳統醫療健康智慧化轉型;另一方面,醫療健康為人工智能提供廣闊的應用場景和成長空間。隨著數據存儲的成本越來越低、運算能力越來越強,人工智能在醫療健康產業的應用將從初級階段快速走向賦智終端、賦值平臺、賦能產業的高級階段,進而重構傳統醫療健康產業的生產方式、組織方式和服務模式,促進其業態優化、質量優化、效率優化,形成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數字健康新生態。 二是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將成為數字健康迭代升級的使能者。相比4G,5G大幅提升了傳播速率,必將促進數字健康各環節、各場景、各終端之間的深度鏈接與融合。具體而言,在接入方面,5G為數字健康應用提供海量終端接入;在通信方面,5G為數字健康各垂直領域提供更低時延、更高可靠性、更強安全性的通信支持,為超高清視頻直播、裸眼3D、增強現實、混合現實等技術提供超高帶寬的通信保證,極大地豐富了醫療健康數字化應用場景,提升了相關服務的質量。同時,5G的超大規模連接和廣域覆蓋將加速推動數字健康服務成為全時化、全景化、全域化的新常態。事實上,人們對6G技術的研究也早已拉開序幕。6G技術不再是簡單地提升網絡容量及傳輸速率,它將突破現有的技術局限,集成一個地面網絡與衛星網絡高度致密化的“全連接”世界,將數據信息更加精準地轉化為行動,縮小物與物、物與人、人與人之間的數字鴻溝,向人們提供更豐富、更高級的智能化服務。 三是智能化可穿戴設備將成為人類身體的“延伸”和新一代的健康“管家”。人工智能、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正推動人人互聯、人物互聯、萬物互聯時代的到來,人們生活在一個前所未有的“連接”中。未來,智能化可穿戴設備將采集更豐富的人體健康數據,幫助人們更好地了解自身的健康狀況,進而實現疾病的早期診斷和治療?傊,智能化可穿戴設備的健康監管有助于人類壽命的延長。 四是腦機接口在健康領域的應用將對人類生命產生顛覆性影響。腦機接口技術包含了腦科學、神經科學、材料科學、心理學、計算機科學、網絡通信科學等多個學科,其核心是在大腦和機器之間傳輸高保真的信息。這是一個多學科跨界融合、協同進化的新領域,將把人類帶入人機交互、腦機相連、與AI共生的新時代。在對這片新領域進行探索與開拓的過程中,人們嘗試對信號處理、模式識別、芯片技術、數字技術等進行補充完善和迭代升級。這項科學技術或將在人類發現腦電波近100年后實現跨時代的突破,幫助人類超越自身生物極限,賦予其數字化超級算力。目前,腦機接口技術在醫療健康領域以恢復和強化兩大功能為主要方向:一方面,幫助人們在功能損傷和障礙等問題上進行康復,如恢復身體機能、改善注意力與睡眠質量等,提高健康生活質量;另一方面,實現人腦與電腦的雙向通信,提高人類的思維能力、記憶能力、決策能力,幫助人們更好地使用各類智慧化的醫療健康終端設備,如智能可穿戴設備、機器義肢、人造器官等,使人類依靠技術力量獲得顛覆性的生命“進化”。 五是數字化、智能化將對心理健康領域產生重大影響。數字化時代,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社交方式等發生深刻變化,個體或日益原子化,或陷入封閉的圈層、走向群體性孤獨?陀^地看,技術發展既造福了人類,也讓人類置身于一個不確定性的風險世界。技術越向前發展,人類精神和心理層面的深層需求就越強烈,伴隨著現代性和后現代性的演進,焦慮、浮躁、抑郁、虛無、孤獨、恐懼等情緒在不同程度地蔓延擴散。精神和心理健康問題成為一個全球性問題。數字化、智能化及相關技術的發展拓展了原有的心理健康服務模式與服務內容。依托數字服務平臺,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將更快、更安全地收集和分析大量數據,科學評估個體的精神和心理狀況,精準匹配需求,跟蹤治療進展,設立預警閾值,制定個性化診療方案;同時,數字化、智能化及相關技術也將補充和改進心理健康診斷案例,根據循證、新數據的不斷積累擴展診療能力。

                  數字健康成為醫療健康領域的新生產力、新發展方向,將釋放巨大影響力

                  數字健康產業將成為數字經濟的寬賽道之一?傮w來看,數字健康成為醫療健康領域的新生產力、新發展方向。當前,隨著居民收入的增加、消費結構的升級、人口老齡化及城鎮化的加速發展,人們對高質量的醫療健康服務保障需求持續增強,數字健康產業無疑進入了一個高速增長階段,有望成為拉動內需的新動力、重大科技源頭創新的新引擎,更有望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能。醫療、健康、保險、康復、養老、科研等細分賽道將交叉融合,形成數字健康產業鏈、數據鏈、價值鏈、人才鏈、生態鏈,全面助力數字經濟的發展!丁敖】抵袊2030”規劃綱要》提出,2030年中國健康服務業總規模將達16萬億元。隨著數字化對醫療健康的全面滲透、融合和賦能,未來,數字健康產業無疑將占主導地位。

                  數字健康將為全球扶貧事業插上翅膀。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認為,人得先活著,才能去想如何過上美好的生活,身體不健康,或者任何的生存障礙,都會嚴重限制人們享受美好生活的能力。的確,生存之于人類具有第一意義。人如果沒有健康,就無法有尊嚴地活著,就無法獲得更好的發展。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全球痼疾。未來,最大意義的扶貧將是健康扶貧和教育扶貧,最大效用的健康扶貧將通過數字化賦能貧困地區的醫療健康服務。中國甘肅、西藏、新疆等貧困地區正在積極探索數字健康扶貧之路,即以數字技術賦能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實現醫療服務的普惠性、均等性、可及性、可負擔性,為全人類的脫貧事業貢獻中國模式、中國經驗。 數字技術與公共衛生治理創新融合成為趨勢。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數字技術在監測預警、分析溯源、防控救治、資源調配等方面發揮了重要的支撐作用。有關地區和部門聯合一些平臺和企業推出“健康碼”,實現了對跨區域流動人員疾病風險的實時查控、高效治理。同時,有關地區積極推廣網上咨詢、網上問診、網上醫療、網上購藥等“不見面”的醫療健康服務,有效避免了交叉感染。當前,數字技術與公共衛生治理創新融合成為趨勢:數字技術將深度融合社會多元主體進行共同治理,構建全球范圍內的醫療健康資源共享體系;健康數據將會更加共享可用、安全可信,進而優化公共衛生領域的信任生態;公共衛生治理結構將更加扁平化、治理過程將更加透明化,進而實現實時互聯、數據共享、聯動協同,促進精準監管、科學治理,推進健康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基于數字化平臺的數字健康服務共同體將成為人們獲得高質量醫療健康服務的基本模式。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締造的以“赤腳醫生”為代表的基層醫療衛生服務模式,從本質上看,是以最低的成本、最便捷的方式向人們提供初級衛生保健服務。這種模式打造了一個又一個基層醫療衛生服務共同體,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哪里有人,哪里就有醫有藥”“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鄉”。隨著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等數字技術的不斷賦能,傳統的“赤腳醫生”逐漸演變為“數字化赤腳醫生”,傳統的基層醫療衛生服務共同體逐漸升級為數字健康服務共同體;鶎俞t生以醫療健康大數據為基礎要素,通過智能化輸出標準診斷方案,形成患者醫療健康信息的數字畫像,實現智能化健康管理。另外,數字流動醫院、數字化診室應用廣泛,為家醫簽約、到家看護、鄰里互助提供了智能化、便利化的新載體,推動數字健康服務普惠、均等、共享,為全球醫療健康事業貢獻中國經驗。 醫療健康數據作為基礎性、戰略性的生產要素,必將釋放巨大影響力。隨著全球數據總量的指數級增長、數字技術的日益發達,不論是自然資源的利用還是社會經濟的運行,不論是微觀層面還是宏觀層面,信息皆可通過數字化技術以數據形式進行實時傳輸與處理,數據由此成為國家和地區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資源。醫療健康數據是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民生數據,正成為全球關注的發展重點。從以數字健康畫像助力疾病預防和健康管理,到依托數字健康平臺為醫療健康服務提供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全方位支持,再到通過具有高度流動性、安全性的數據支撐醫療健康產業與社會服務、金融保險、教育文化、公共管理等不同產業衍生出高融合、高復合、高智能的數據應用新領域,數據成為21世紀的“石油”,世界各國圍繞數據資源的戰略爭奪將會日趨激烈,對他國包括醫療健康數據在內的各類數據、數字的爭奪也將成為新的全球競爭形態。但是,醫療衛生問題是關系到全人類命運的全球性問題,因此,數字健康領域的國際合作將是未來國與國、地區與地區之間實現對話與協作的關鍵契合點,也是實現世界衛生組織數字健康發展戰略中“三個十億”目標(全民健康覆蓋受益人口新增10億人、面對突發衛生事件受到更好保護的人口新增10億人、健康和福祉得到改善的人口新增10億人)的必然選擇。 (作者李韜為北京師范大學互聯網發展研究院院長、教授) 【參考文獻】 ①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Strategy on Digital Health 2020—2024(Draft), March 26th, 2019. ②《世衛推出全面改革 以實現“三個十億”目標》,人民網,2019年3月8日。

                  轉自:人民論壇 2021/01/05

                  一级a毛片免费观看,一级a爱大片免费视频,一级片在线观看